何維柏:為官堪比海瑞 講學不讓若水


何維柏:為官堪比海瑞 講學不讓若水

?? 來源:南方都市報??

何維柏出資修建的位于曉港公園內的云桂橋歷經數百年依然完好,
與現代建筑相映成趣。本報記者 楊長虹 攝


  何維柏(1510-1587年),字仲喬,號古林。南海區登云堡(今丹灶鎮)沙教村人,寄籍當時的三水縣南岸堡。明嘉靖十四年(1535年)中進士,后任福建巡按,遇福、興、漳、泉四州水災,他命令開倉賑濟,使數十萬災民得救。當時奸臣嚴嵩恃寵專權,何維柏上書劾奏嚴嵩,被下錦衣獄,后削職為民。萬歷初,任吏部侍郎。后因得罪首輔張居正,外放南京任禮部尚書,在上任途中上書辭官回鄉。何維柏明以修身,耿直不阿,嫉惡如仇,是一位享有盛譽的清官。何維柏的著作有《天山存稿》、《格物》、《經辨》、《義禮》等傳世。

  采訪筆記
  “先生古道”見證尊師佳話

“古道”碑石“禮部尚書何維柏”字跡依稀可見。

何墓高大威武的武官塑像。

何墓右側與武官對應的文官塑像。

何維柏墓左旁的老虎石雕。

青云村民重立的“先生古道”牌坊聳立在青云村口。

  在丹灶鎮,記者聽到了何維柏與其弟弟何維椅“七日修石道”為恩師立“先生古道”的美話佳談。明朝嘉靖年間,新安青云村私塾先生梁真,德高望重,育才有方。何維柏、何維椅兄弟二人慕名前往青云村拜師受業。兄弟倆聰穎好學,又得良師教導,學業有成,如坐春風,由秀才至舉人,最后中了進士。
  衣錦還鄉之日,為答謝師恩,兄弟二人恭請梁老先生赴宴。當時春雨綿綿,道路泥濘,老先生行走不便,不得已只好婉言推卻。但何氏兄弟深感師恩情重,執意要請,并與先生約定十天后吉日良辰,備轎迎請。為此,何氏兄弟不惜巨資,不出七天,把泥濘的村道修建成石道,兩邊還各立一塊石碑,刻上“先生古道”四個大字。當年鄉人有感于何氏兄弟尊師之舉,為倡導尊師重教之風,后來還立了一個牌坊,每年修葺,使之煥然一新。
  由于年代久遠,物換星移,當日的牌坊在破四舊年代中已被拆去,原“先生古道”石碑中的“古道”兩字到如今在新安青云村的石道旁仍然可以看到,上面何氏兄弟的題字署名也依然清晰可見。但“先生”二字已經遺失了。到了近年,青云村為紀念梁真老先生,得梁真后人、港澳同胞梁德甫先生的大力贊助與村民合力,在該村村口重建了“先生古道”牌坊。

  人物年表

  ◎1510年(明正德五年) 生于南海區登云堡(今丹灶鎮)沙教村;
  ◎1531(嘉靖十年) 21歲選為貢士;
  ◎1535年(明嘉靖十四年) 25歲中進士,選庶吉士;
  ◎1537年(嘉靖十六年) 上書無效,不滿皇帝的一意孤行,稱病辭官,回到廣州隱居,建有“天山書院”,聚徒講學;
  ◎1544年(嘉靖二十三年) 何維柏被重新起用,以御史身份巡按福建。因上表強諫而被削職;
  ◎1567年(隆慶元年) 明穆宗即位,何維柏奉召復職。次年,有廷臣上書觸怒龍顏而被罷黜,致使內閣激烈傾軋。何維柏正值母逝,去官還鄉;
  ◎1573年(萬歷元年) 明神宗繼位,張居正為相,63歲的何維柏再一次被起用,官復原職;
  ◎1578年(萬歷五年) 得罪了張居正,停俸三個月,調離京師權力中心,外放陪都南京禮部尚書閑職。何維柏在上任途中再次請辭,從此遠離官場,回“天山草堂”講學;
  ◎1587年(萬歷十五年) 何維柏病逝,享年77歲。神宗賜謚端恪,按鄉賢來奉祀;賜葬于三水金本芹坑村羅盤崗。

  人物列傳
  人生沉浮 四起四落

  何維柏的父親何應初贈通議大夫,都察院左副都御史。何維柏從小受到良好的儒學教育,曾在三水縣城對河三里的昆都山上一座狹小的茅寮讀書。天雨時上漏下濕,竹壁上掛著李延年“默坐澄心,體認天理”八字,專心一意地沉浸書海。嘉靖十年(1531)選為貢士,十四年(1535)中進士,選庶吉士。歷任監察御史,大理寺少卿,都察院左副都使,吏部左、右侍郎,南京禮部尚書等職。
  
  四起四落之第1 回
  嘉靖十六年(1537),皇帝聽信大學士嚴嵩讒言,不顧國庫空虛,下令在河北沙河大修行宮,興建金山功德寺。然而當時正是國家經濟困難時期,人心浮動,民不聊生,群眾議論紛紛。少年得志的何維柏,不以前程為念,毅然上書,勸諫皇帝停止這項勞民傷財的工程。皇帝表面“嘉納”,背后一意孤行,何維柏憤然稱病辭官。
  
  四起四落之第2 回
  嘉靖二十三年(1544),何維柏被重新起用,以御史身份巡按福建。當地時值特大饑荒,餓殍遍野。他提出了十幾個救荒辦法,親自率領郡縣長官開倉賑濟災民,救活了幾十萬人。當時朝廷仍由宰相嚴嵩等一班奸黨把持,已有多名大臣上書揭發,陸續被貶職、罷官,甚至廷杖至死。但身在福建的何維柏仍不顧個人得失,上表強諫,大聲疾呼:“天下徒知畏嵩之奸黨,而不知有朝廷之公法!”結果,被遞解至京,打了100廷杖。幸得時任錦衣衛的南海人陶鳳儀暗中“曲護”,才得以押到死囚天牢,等候發落。后來蒙“從輕”削職,免于一死。當日坐囚車離閩時,男女老幼奔走哭送,痛泣而歌:“三水鳳,參天柏。今日去,民心惻!”
  
  四起四落之第3 回
  隆慶元年(1567),明穆宗即位,起用前朝因建言而獲罪的大臣。何維柏奉召復職,很受主政大臣大學士徐階敬重,議決朝政大事多同他商量。何維柏上書建言整肅朝綱,請皇帝勤政、勤學,慎選謹厚內侍,游樂有度。穆宗雖然采納了一些改革政治與緩和國內外危機的措施,但并無矯除惡習的決心。次年,有廷臣上書觸怒龍顏而被罷黜,致使內閣激烈傾軋,徐階見勢不妙,乞辭獲準。何維柏正值母逝,去官還鄉。
  
  四起四落之第4 回
  5年后的萬歷元年(1573),明神宗繼位,張居正為相,朝政略有起色,63歲的何維柏再一次被起用,官復原職。他又上書力陳售官鬻爵之弊,主張廢除。皇帝不辨是非,以可支持朝廷歲費不足而不予采納。萬歷四年(1577),有大臣彈劾張居正專權用事,蔑視宗法,張因此自請引退。何維柏認為張功大于過,上書挽留。過了一年,張居正喪父,按制度應辭官丁憂,但張留戀官位,何維柏以“綱常萬古不易”而不再挽留,得罪了張居正而被罷官。停俸三個月,調離京師權力中心,外放陪都南京禮部尚書閑職。何維柏心灰意冷,上任途中再次請辭,從此遠離官場。

  講學生涯
  與湛若水交情深厚 以講學授徒為樂事

  早在考上進士之前,何維柏于嘉靖十一年(1532),因仰慕西樵山泉石之勝,來到山中古梅洞讀書。與在西樵山講學的名儒湛若水交情深厚,并與霍韜、方獻夫等名士交往,切磋理學大師陳白沙理論。陳白沙(獻章)所開創的江門學派,突破了宋代程朱理學僵硬思想的束縛,在明代思想史上起到承先啟后的作用。何維柏第一次罷官回西樵,又與劉模、王漸逵、陳激衷等一班有識之士結為莫逆,往來講學。門人從遠方慕名而來,往往座無虛席。嘉靖二十二年(1543)何維柏赴南昌拜訪羅欽順,請教白沙之學,學問日益增進。
  何維柏講學時間最長、影響最大的是在“天山草堂”。在這里,許多有頭面的人物,即使是白發老翁,也十分恭敬地向他行弟子之禮。他把學生培養成有學問、明事理、品格高的有用之才。在他收納的60多個學生中,有30多人考上舉人,10多人成了進士。后來當了尚書的葉夢熊、僉事陳吾德,更是以功業氣節而著稱。他晚年第四次辭官之后,仍回“天山草堂”講學。
  萬歷十一年(1583),他已73歲,仍懷著崇敬之情,不辭勞苦,乘船往江門拜祭白沙祠,建議縣令予以改建,親自審定方案,使白沙祠修葺一新,并親撰《明翰林院檢討白沙陳先生記》碑文(今存于江門陳白沙祠崇正堂前左軒廊)。
  何維柏于萬歷十五年(1587)病逝,享年77歲。神宗賜謚端恪,按鄉賢來奉祀;賜牌坊立于廣州大市街(今惠福路),額表為“清朝柱石”,“名世儒宗”;賜葬于三水金本芹坑村羅盤崗,兩次派員拜祭。

  后人尋訪
  后人鮮知祖宗曾是明朝禮部尚書

  在南海區丹灶鎮沙教村,何氏后人很少有人了解何維柏的事跡。村中較有威望的退休教師何樹能今年60歲,他曾經一度搜集何維柏的有關文史資料,可是均沒有找到任何蛛絲馬跡。“早年何氏瀘江大宗祠曾供奉有何維柏的布質坐像,‘文革’期間破四舊時也丟失了。”何樹能說,何氏自廣州番禺沙灣“牛耕堂”搬到丹灶沙教如今已到了第25代,上世紀80年代曾有人看見過何氏族譜,后來族譜也丟失了,何維柏的許多事跡,現在已無從查找了。

  遺址探訪
  墓地毀于“破四舊時期”
  
  探訪419年前何維柏墓地
  昔日壯觀石雕群 今隱于竹林中
  根據記載,何維柏死后安葬于三水金本芹坑村鎮崗,墓旁曾安放精美石雕群,1984年,當時的三水縣把石雕群列為縣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為尋訪名士遺跡,在佛山市丹灶鎮廣播電視站記者張喜洋的幫助和指引下,記者近日來到三水尋找何維柏的墓地。行車至三水金本天湖村時遇到一位好心村民李叔帶路,終于在金本鎮芹坑村鎮崗山左側找到了何維柏這位明朝吏部尚書的墓地。盡管何維柏的墓地掩映在一片竹林和雜草叢中,但是高大的石牛石馬和威武的武官文官雕塑,依然讓人感受到昔日何維柏墓葬的壯觀和輝煌。在山腳左側,記者見到一只被打斷了頭的石牛,離斷頭牛幾步之遙的地方便看見一頭栩栩如生的老虎,再往上便看見一匹雕刻精美的石馬,石馬的韁繩、馬鞍盡管經歷了400多年的風雨,依然輪廓清晰。離馬匹更近的地方,聳立著一尊巨大的武官塑像,武官頭上的“金頂”格外搶眼。
  
  何維柏墓葬規模為珠三角罕見
  在十幾米之遙的山的右側,與左側武官對應的石雕分別是文官(如圖)、石馬、石虎、石牛。“左邊和右邊對應的塑像間距大約有一個籃球場那么寬。”今年59歲的芹坑村民彭律恩說。他告訴記者,小時候他在山上放牛,就經常騎在石馬上玩過無數次。何維柏左右兩側的石雕總共有8個,可以想象昔日何氏墓葬的規模。“小時候看見從山下到山上足有幾十級石階,非常壯觀!”彭律恩笑著說。
  記者跟隨彭律恩繼續往山上走,在半山腰只見一個深坑。彭律恩指著深坑說,“這就是何維柏真正的墓葬。”彭律恩好不容易在雜草中找到一塊殘石說,“這就是當時的墓石。”彭律恩回憶著。何氏整個墓地足有800平方米的建筑面積,早年山上有很多土匪,盜了墓中的玉器和一些值錢的陪葬品,“文革”期間破四舊,紅衛兵又徹底地挖了墳,所以何氏墓地早就被毀了。彭律恩指著山腳下兩三塊殘石告訴記者,當時的石牌坊非常壯觀。76歲的村民鄧維珍老婆婆告訴記者,她當年嫁到芹坑村時還能看見山腳立有“禮部尚書何維柏之墓”的牌坊,不過在“文革”期間都被毀了。“如果這個墓地沒被破壞的話,這里保準成了風景名勝區。”彭律恩笑著說。
  
  墓地石階被村民抬去砌豬欄
  彭律恩回憶起當年的事情依然非常清晰。他說,何氏墓地被毀以后,附近的村民都把石條抬回家去,有的砌陰溝,有的砌豬欄,特別是附近的西新村、大和村和芹坑村搬得最多。彭律恩帶記者到芹坑村五巷的巷口看到,這里一排的民宅門前的陰溝都是用一些墓石砌成的,石頭上的雕花仍然清晰可見。
  
  探訪曉港公園云桂橋
  鋪就學子前程的石橋
  在廣州河南的曉港公園內,有一座古色古香的石橋,這是一座花崗石砌筑的三孔石梁橋,名叫“云桂橋”,橋長34.86米,寬3.4米。石梁側面中間刻著“云桂”二字。橋欄雕飾簡樸,橋身線條大方。據資料顯示,云桂橋始建于明嘉靖年間,清宣統三年(1911),由河南士紳集資重建。此橋俗稱“小港橋”,因其地處小港得名。又名“尚書橋”,則是因明朝尚書何維柏始建此橋而得名。
  據介紹,在嘉靖十六年(1537),何維柏因為彈劾奸相嚴嵩被顛倒黑白的昏官削職為民,罷歸故里。當時,何維柏回到廣州隱居于南郊(今海珠區)20多年,以天山自勉,并將其居室題名為“天山草堂”,并在附近的小港建有“天山書院”,聚徒講學。為了方便學生來往,何出資把附近的小橋改為石橋,時稱小港橋。后來,他的學生當中半數人中了舉人,還有10多人中了進士。鄉人特在小港橋頭興建“云桂發祥”牌坊,以紀念何維柏之功,從此石橋也稱為“云桂橋”了。此橋歷經了數百年至今仍穩固完好如新。朝霞夕照中的石橋,映襯著綠樹碧水,使公園景色更具迷人魅力。
  
  “天山草堂”今無存
  后人為紀念何維柏,將“天山草堂”改為尚書祠。清康熙年間,該祠被改建為是岸祠。宣統元年(1909),光緒進士、曾因彈劾李鴻章和袁世凱而被降職罷官的梁鼎芬倡議集資于寺旁重建祠宇,仍稱“天山草堂”,而今已無存。

  軼聞傳說
  賢人異象

  一、相傳,何維柏在準備彈劾嚴嵩時,于清晨下亭中寫奏本時,突然一大群烏鴉飛撲于亭前,干擾他寫奏本,他命書童驅之不走。何維柏便立于亭前。對群鴉拱手高聲說道:“本官奏嚴之意已決,縱啄吾目,亦不能阻!鑒諒吾心者請自去!”說來奇怪,眾鴉聽了何維柏的話后,竟立即飛散。
  二、何維柏在被逮押解進京時,福建的老百姓,沿途“哀號”。與此同時,還有大群綠色的“小蠅”,如泣如訴,最初群飛集于何的坐轎,又接著飛集于何的枷鎖,后來又飛集于押解差人的衣裳之上,驅之不去。直至何維柏離城,遠去郊外十余里之后,蠅群始散。可是到了京師下獄之后,蠅群又飛集于押解差人的衣裳之上,驅之不散。人們以為這是異物的感應示警,為何維柏抱不平。
  三、何維柏的天性至孝,而且推愛于一般的父老。每當遇到有人饋贈美食時,他當即知會老父和鄉間的老者,共同分享。這些老者,共有九人,最高年齡的為92歲,低齡的也有71歲。他還賦詩志盛:“五仙舊在三城里,九老會同一里間。春日蔬盆真率會,風流長得似香山。”在這里,他以唐代大詩人白居易的“香山九老”比擬。
  四、明代的政治十分黑暗,詔獄是皇帝私設的監獄,不用通過刑部審訊,便可判罪。而且使用酷刑,屈打成招,因此,凡下詔獄者,不管是大臣百姓,能生還的甚少,何維柏被投進監獄后,被打得血肉模糊。嚴嵩也想在獄中結果他的性命,幸好有一名叫陶鳳儀的廣東同鄉,在錦衣衛中擔任高級的職務,經多方營救,何才得以保命。
  五、嘉靖皇帝在宮中扶鸞(一種迷信活動),沙盤上出現“養身莫要于寡欲,治國莫要先于惜才”的字句。這個非常迷信的皇帝,以為上天在暗示他對何維柏的事情處理不當,疑神疑鬼起來。因為他害怕上天譴責,降災于他,便只好下詔對何維柏從寬處理,把他從監獄中釋放出來,革職回原籍。這樣,何維柏才僥幸地撿回了一條性命。

  歷史懸疑
  選擇墓地至今是個謎

  何維柏是佛山丹灶鎮人,談到何維柏當年的墓葬為何葬在15公里以外的三水金本鎮時,丹灶鎮許多當地人都覺得是個迷。何樹能告訴記者,聽村中老人說,何維柏當年精通“風水”,其墓地是他臨終前自己找好的;另外一個原因是,何維柏大媽是三水河口對面的陸家人,由于大媽沒有生育,就把何維柏當親生兒看待。因此,何維柏小時候讀書都在外婆陸家,對三水陸家非常有感情。這可能也是他選擇三水金本作為墓地的原因。



时时彩五星定位胆软件 林口县| 滕州市| 繁昌县| 滕州市| 白水县| 莎车县| 成都市| 印江| 商城县| 竹溪县| 潼关县| 黄冈市| 田阳县| 梓潼县| 无棣县| 巴林右旗| 宣武区| 许昌市| 盖州市| 泽普县| 台东县| 师宗县| 宜兰县| 兰坪| 丰顺县| 敖汉旗| 乌苏市| 桓台县| 晋州市| 巢湖市| 安塞县| 凉山| 巴楚县| 九江县| 肥城市| 仙游县| 陵水| 新余市|